菠萝蜜视频blm22xyz

时光如流水,又如白驹过隙,眨眼之间,时间就到了宋建中靖国元年十二月。

十二月已经是临近旦日,临近新年了,宋东京开封府当然是一副喜庆的气氛,家家户户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张灯结彩的,是一片喜庆的气氛。

宋皇宫大内亦是如此,只不过此时仍是太后向氏的丧期,因此一切从简,相比往年却要冷淡了许多。

“哈哈哈哈,这个李翰韧。。。这个李翰韧,简直是。。。简直是。。。他。。。他他他。。。这也太坏了吧?哈哈哈哈!”

宋大内勤政殿之内,自泉州返回的朝廷抚谕使叶梦得向宋帝赵佶讲到李三坚引诱各处商贩贩米前来泉州,随后就忽然大肆打压米价,使得各处商贩亏了个面如土色之时,顿时引起了赵佶一阵大笑,笑得是喘不过气来。

真是好玩,真是有趣,此时的赵佶是异常羡慕李三坚,羡慕李三坚在外面随心所欲的,而不像自己,整日困于宫中,哪里也去不了,为国事操劳不说,还整日里听那些老臣、腐儒们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

这些人整日里以祖宗、祖宗之法、祖训、礼法、圣人之言、道德文章等等来约束赵佶,使得赵佶感到异常厌烦。

就连赵佶前些日子遣童贯前往江南采办宫中之物,也被他们左劝谏、右劝谏的,说个没完没了的,就好像赵佶是祸国殃民的大昏君一般。。。。

赵佶早已是不胜其烦了。

此时赵佶登基已近两年了,已经是坐稳了皇位,再加上太后向氏去世,赵佶已经是牢牢地坐稳了江山,已经牢牢的控住住了朝廷,朝廷百官亦是惟命是从,不敢有半点逆心。

在宋政局稳定之时,赵佶反倒是开始厌烦这种日子了,厌烦这种一成不成、千篇一律的,如苦行僧般的日子了。

赵佶是愈来愈留恋为端王之时,过的那种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生活。

清爽萌系的青果女郎

赵佶此时年龄也就不过二十出头。

勤政殿之内诸臣见赵佶忽然大笑,笑得有些有失体统,于是均是惊讶的看着赵佶。

无论怎样,一国之君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如此失态的,不能如此的有失体统的。。。

“叶卿家,你接着说。”赵佶见众人怪异的模样,于是拼命忍住笑,对叶梦得说道。

“那么微臣就接着说了?”叶梦得见赵佶点头,于是接着说道:“最令人感到诧异的是,或者说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泉州知州李三坚最后还召集所有商贩,让他们将泉州因水患积压的商货给买了回去,运往各地售卖,如此一来一去,不但使泉州各处积压商货售卖一空,他泉州州衙也是大捞了一笔啊,对此,微臣实在无言以对。。。。”

“哈。。。”赵佶闻言又是差点大笑出声,连忙端起御案之上的香茶,猛喝了一口茶水,随即就喷了出来,淋了伺候在身边的梁师成一身。

梁师成是稳如泰山,连眼皮子都未动一下。

殿中诸臣闻言也是无语了,坑了人家一次不够,还要坑第二次?这哪里像个封疆大吏所为,简直像个泼皮无赖。。。

问题的关键是那些个商贩怎又甘心被坑?

于是乎,起居舍人范致虚出班问向叶梦得道:“某不问此事正确与否,只问叶编修,那些个商贩泉州贩米已经是亏了本钱了,为何还甘心购买泉州积压的商货?”

范致虚,年约三十多岁,为宋元祐三年登进士第,初授官太学博士,宋帝赵佶登基之后,除官左正言,出通判郢州,不久前被召入京城,除官起居舍人等职。

起居舍人品级并不高,但却不能小觑,原因为起居舍人职责就是记录天子言行,修撰起居注,负有“君举必书”之责,也就是说,凡举行朝会或皇帝听政,起居舍人或起居郎均要在场记录,实为天子近臣,为今后通往执政的必经之路。

此时赵佶还有意将其拔擢为中书舍人,应该说范致虚的前程是不可限量的。

“范舍人!”叶梦得闻言答道:“李知州是诱之以利,不但降低了泉州商货的价格,还承诺由泉州州衙出本钱,待盈利之后,再归还本息。”

“息钱多少?”赵佶问道。

“回禀陛下,息钱仅为一分利。”叶梦得答道。

“才一分利?”赵佶闻言惊奇的问道:“难道李翰韧他还另有打算?”89文学网

一分利几乎就是白借了,如此李三坚不图息钱,那么就是又其他打算,赵佶心中暗道。

“陛下于万里之外,仍是洞若观火!”叶梦得大拍了赵佶一句马屁之后答道:“李知州亲口对微臣说过,这个世上任何事情都不能只图眼前的那点蝇头小利,眼光当放长远一些,泉州为海偶之地,较为偏僻,虽有海商,但前来泉州经商的商贩并不多,因此李知州此举为了吸引各处商贩,包括方外海商,是为了繁荣泉州商业,待泉州商业繁荣之时,泉州所收取的商税等税赋还会少吗?必将会是财源顾滚而来,因此眼前这点点息钱,李知州是看不上眼的。”

“财源顾滚而来?”赵佶闻言又笑了起来:“朕果然没有看走眼啊,果然没有看错李翰韧啊,年纪轻轻却有如此见地,实在是不可多得也。”

赵佶此时对李三坚是满意极了,此前福建路转运司的密奏使得赵佶心情极为恼火,可此时真相大白,李三坚一切是为了泉州,为了泉州万民,为了朝廷税赋,因此赵佶感到欣慰不已。

无论怎样,李三坚为赵佶的潜邸之臣,是赵佶的心腹大臣,如此,赵佶怎不盼李三坚的好?

当年两人可是称兄道弟的。

“只有两件事情,微臣思虑再三之后,需禀明陛下。”叶梦得随后对赵佶说道。

“卿家有话直说便是,祖宗之训,不以言获罪,朕当然也需遵从,因此卿家不必吞吞吐吐了。”赵佶微感奇怪的对叶梦得说道。

“陛下!”虽然如此,叶梦得仍是犹豫半响之后对赵佶说道:“泉州李知州有两件事情,使臣不得不禀明陛下,其一就是李知州之师苏轼病逝于常州,于是李知州弃泉州万事于不顾,千里奔丧,一来一去的耽搁了一月有余;其二就是李知州。。。李知州纳了门小妾。。。”

“嗯?纳妾?”赵佶闻言顿时就“兴趣盎然”的问道。

纳妾之事,在这个世上为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据赵佶所知,李三坚目前只一妻一妾,如此再纳几门妾,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令人感到意外的事情,那么此时为何叶梦得还专门提出此事?使得赵佶感到有些好奇。

要知道朝廷之中绝大部分官员家中何止一妻一妾啊,一些官员妻妾成群,还不包括侍姬、歌姬、舞姬、侍女等等。

“陛下,是纳妾!”叶梦得闻言答道:“按说微臣不该提起李知州的家务事,但李知州他。。。他所纳之妾原为他人所定之亲。。。,李知州之妾还姓李。。。。为开封府李记金银铺之女,私奔到了泉州之后,被李知州纳为小妾。”

叶梦得今年也就才二十余岁,即被赵佶任命为抚谕使,巡察泉州。

因此叶梦得对赵佶是感激涕零,既然如此,叶梦得为抚谕使巡视之事当然就尽心尽责。

叶梦得在泉州足足呆了两月有余,将泉州之事大部分都了解到了,就连李三坚小妾是何身份之人,也居然被他了解到了。

此时叶梦得不顾与李三坚同窗之谊,将李三坚的丑事据实上奏,就是为了报答朝廷,报答赵佶的知遇、新任之恩。

同时叶梦得为绍圣四年进士及第,而李三坚绍圣四年贡举是下第的,元符三年方才榜上有名。

李三坚算是后jin之人,而后jin之人官品还在叶梦得之上,还为泉州一州之长吏,掌一州之军、政之事,因此叶梦得多少还是有些妒忌与眼热的。

此时叶梦得据实上奏,也并不是问心有愧。

作为一名监察官员,据实上奏是为最基本的。

啥?李三坚的小妾为私奔之人?还姓李?此时殿中众臣闻言均是惊得目瞪口呆的,一些老臣甚至摇摇摆摆的,是摇摇欲坠的,几乎要晕了过去。。。

简直太骇人听闻了吧?此为大宋前所未有之事啊,一名朝廷六品大员居然抢了别人的老婆,还是私奔的?还是同姓?万一再是同宗,岂不是犯了宋律,违了国法了吗?

“此女相貌如何?”赵佶的反应是与众不同,饶有兴致的问向叶梦得道。

“微。。。臣。。。在京师之时,倒是见过此女的容貌,有羞花闭月之容。。。陛。。。下。。。你这是何意啊?”叶梦得结结巴巴的答道。

人言赵信宠信李三坚,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赵佶听说后居然不大发雷霆,斥责李三坚,还询问此女的相貌。。。?

难道长得如花似玉的,就可以行此举吗?

此时殿中众臣头顶之上均是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根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