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sslife在线播放

在任子滔和江男的监考老师说话的时候,又有人认出他来了。

“任子滔?”

任子滔循声望过去。

那位走在最前面被前呼后拥的,正是教育局的,他当全市三好生代表和这位见过面,清北提前招生也见过,就是眼前这位引领的。

“孙科长,好久不见。”

三十多岁的男人,离很远就伸出食指点着任子滔的方向,笑道:“认出来了?我是没敢认你啊,你怎么在这?现在这也没放寒假呢。”

等男人来到近前,任子滔才摘下帽子:“踢球摔的,正好国庆没回来,请假回家看看。”

“呦,严重不?你这脑袋得护好了,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啊。”

任子滔谦虚地摆手:“不至于,孙科长抬举我了,您这是?”

“我被分到这片来了,负责这块,走,咱俩先办公室聊会儿。”

就这样,任子滔是跟着教育局的同志去了临时办公室。

本来他还想着,出去买点水果,买点水,就近开个房间,等上午考完,让江男吃完饭去宾馆睡个午觉,下午精神状态好些再接着考试。

帆布鞋运动服美女黑长直发靓丽清纯图片

但是现在走不了了,这位孙科长太热情,也不着急去走廊巡视,倒是很好奇清大的一切。

那怎么办?人家问,他就讲吧。

讲全国闻名的那些学姐学哥平日里什么样子,碰到了会说什么,他们也吃什么喝什么。

讲一直崇拜的教授,学术界的大牛,以前曾看过他的书,研读过教授的论文,和追星一样的默默关注他们。

忽然,到了大学,你会发现这位教授出现了,他老人家就站在你面前,或已老态龙钟,或者讲课走路摇摇晃晃但仍然目光如炬,你还能和这位偶像偶尔握手被问答互动一下。

当然了,在多看几次“明星”后,追星的感觉降低了,迎接的是几乎崩溃,因为常常在课堂上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听不懂,会越是沮丧越质疑一个工科生学抽象代数技巧那不是有毛病妈,除了钦佩别人,再就是觉得自己渺小。

任子滔讲的这些,不止有他在清大求学的感受,还有他当年在麻省理工读研究生的心理路程。

孙科长是越听越听不够,听的津津有味,笑哈哈地问任子滔:“那现在,这也好几个月了,感受有没有转变吶?适应了没?”

任子滔想了想:“我想这种感受应该不会停止,和读几个月几年无关,那是会一直有好有坏,好处是笨同学会越来越少,不用和笨人一起生活学习,坏处是,我成了那个最笨的。”

“你小子就谦虚吧,你要是总觉得自己是最笨的,时刻这么虚心,任子滔,我敢说,四年后,你得大有出息啊,哈哈哈,要给咱省争光,要……”

当当当,有人敲门,打断了孙科长和任子滔的叙旧。

来人汇报说,某考场监考女老师忽然肚子疼了,坚持不下去了,问怎么办?

在孙科长问来人情况的时候,任子滔一直在握着纸杯,礼貌地装作没听这俩人公事方面的谈话,但是当听到那位肚子疼的女老师,下一堂监考哪个考场班级,他微挑了下眉。

孙科长看了眼手表:“第一科语文马上就考完了吧,下一科是什么来着?”

“地理。”

孙科长听完,嘴上嘀咕着:“地理、地理,先对付一科吧,上午考完下午再说,不行我去监……嗳?子滔,你有没有事?帮孙哥个忙呗,对了,你来干嘛来了?”

……

高三四班考场里,此时,语文已经考完了,现在是考间休息时间。

江男跑到走廊里,放眼一看,哪有人了,又跑回班级扒窗户往下望了望,彻底失望地耷拉下肩膀,子滔哥真走了,真没陪考。

随后又深吸口气,江男脸上漾起笑容,她站起前桌男生桌边,挥了下手:“Hi,帅哥,你哪个高中的?”

长的一点也不帅的男生,扬起头看了眼江男,脸微红,说话声也不大了:“三中。”

“哇,那你学习很好啊。”

“还,还行吧。”

“帅哥,其实我是想问你,你文科理科啊?”

“文科。”

哇,这回江男心里真哇了,她立刻趴在人男生桌上,吓的男生立马坐直身体,她却笑眯眯拄着下巴小小声道:

“一会儿考地理,能让我抄抄吗?帅哥,拜托了,我理科的,高考又不考地理,我就没复习。当然了,如果下午物理你需要帮助,我也可以的。”

“不,不,不用。”

江男微拧眉:“你不让我抄?”

“不是,我意思是不用你帮我,我还让你、让你那什么。”

“你可真好。”

等江男回座位了,前桌的男生还沉浸在“你可真好”几个字里,突然,男生想起一事儿,踌躇着回头咨询道:“答题卡AB版的,你能抄明白呢,我用不用给你写草稿纸上,大点儿写答案。”

“不用,”江男笑眯眯用两手指比着自己的眼睛,像要把自己眼睛挖出来一样的:“我目光犀利着呢。”

男生憨厚地挠了挠头,被江男那张漂亮脸蛋闪的:“呵呵,呵呵,那就好,那就好。”随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江男脸色变了,引得他也顺着江男的目光回头,纳闷地看着进来的两位很年轻的男监考老师,其中一位还戴着棒球帽。

他心想:“难道是这两位监考严?呃,那可怎么办。”

而江男此刻,准确地说:不是脸色变了,是僵住了。

当她看到任子滔在开考前两分钟出现,手上还拿着封存的档案试卷,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感受吗?

第一反应,整个精神世界混乱了一下,随后下一秒,她就大喜。

兴奋的,兴奋地恨不得揪住人打听一个问题:嗳?知道监考老师是自己人,纯自己人,那是一种什么体验吗?

另一名年轻的男监考老师,刚才已经和任子滔在办公室聊了五分钟了,尤其在孙科长的介绍下,态度就更好了。

按照惯例,监考老师得提醒几句,他笑呵呵地示意任子滔干这活。

任子滔望着下面这些小脑袋瓜,尤其是他家那个小脑袋瓜,站在讲台上用很温和的态度说道:

“这是你们的毕业考。高三了,大家大考小考不断,纪律什么的我就不多说了,只一句,有人考试靠实力,有人考试靠想象力,但唯独不能靠视力,不能作弊,自己答自己的就行。”

随着话音落,班级里打响了考试铃声,棒球帽男子严肃地发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