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确认入口欢迎您的光临

“……冰糖葫芦,山楂味儿的老冰糖葫芦。”

“……晚上孩子要回来,一会儿你去车站接下他。”

“……我家大儿子那孩子,我那大孙子,那才皮着呢……嘿,小孩啊,谁不皮啊,我闺女,那还是个女娃呢,小的时候,不也满世界乱窜……”

“……老板,给我来两个手抓饼带走……来了,您稍等下。”

逐渐往西面斜去的太阳,往着地面上挥洒着些阳光,

林外道路旁,枝叶遮挡着阳光,在道路旁映出些阴凉,阴凉下,刚吃完饭的摊贩再忙碌起来,

或是叫卖着,或是忙碌着,招呼着客人,

道路上,渐多的行人或是从公园匆匆穿过,或是几人散着步,说着些琐碎事,

话语声,交织着,混杂着,公园道路上热闹着,

“……今天这公园人可真不少啊……”

“……嘿,还没到时候呢,等再晚点,那才热闹呢,到时候这公园外边那条路啊,紧挨着就是一排烧烤摊,吃烧烤的,喝啤酒的,人多着呢……这公园里,路上也亮着,公园外边那些楼,也亮着灯,一点点好看着呢……”

“……要说还是现在这社会好啊……你说像我们年轻那会儿,那马路上哪有这么多汽车啊……别说是车了,公路都没这么多……”

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

“是啊,现在好啊,想吃点啥就能吃点啥……”

摇曳着枝叶的清风,斑驳着阳光的枝叶又给公园平添几分安静。

……

林荫下,廉歌看了眼林荫外那渐热闹起来道路上,不时走过的行人,再转过视线,看向沿着林荫下小径,往着公园外,渐渐走远的老人,

老人佝偻着身子,往前一步步挪着,手里拿着的收音机依旧放着,

戏曲声随着老人一步步远去,老人身后,这话语声,却愈加显得热闹。

“……廉歌,那老人家……”

廉歌身侧,顾小影站着,挽着廉歌的手,望了望那渐远的老人,不禁出声,只是话到一半,又有些沉默下来。

闻声,廉歌没转过视线,只是再看了眼老人,伸出手,朝着那远去的老人一挥,转回了身。

“……是不是那老人家……”顾小影看着廉歌,再出声问道

廉歌看了眼顾小影,顿了下目光,转过视线,

“走吧。”

说了句,带着顾小影,挪开了脚步,廉歌往着林荫外走去。

“那位老人的战友,来接他了。”

走出林荫,廉歌顿了顿脚,再说了句,

闻言,顾小影再转过视线,看了看那已走远的老人,有些沉默,

“……那廉歌,你说,他们应该也看到了吧,看到了现在这样,”

廉歌闻声,看了眼顾小影,微微笑了笑,

“对。”

应了声,廉歌再挪开了脚步,带着顾小影沿着公园道路往外走去。

……

“……下午我非得再和你再多杀几盘。”

“就你那臭棋篓子,再下几局你也赢不了……”

“什么叫我是臭棋篓子,你就说上午那局,你要听我的,你能输……”

身后,那下棋的几个老人再拿着象棋走进了公园林荫下,

沿着道路,廉歌和顾小影往外渐行渐远,混杂着的话语声,也紧随着在身后渐渐远去。

……

“……老师,您来了啊。”

“……不是让你不要在门口等着吗,怎么,真闲了啊?”

研究院门口,老人佝偻着身子走近,手里的收音机已经关闭。

一个中年男人注意到老人,便赶紧着迎了上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老师,收音机我给你拿吧,您拿着这么久,也该累了。”

说着话,中年男人伸出了手,

“我是岁数大了,又没老得都抬不起手了。”老人看了看自己学生,说着,

“让我过来,是什么事儿啊。”

“没什么事儿,就是让老师您过来给指导,指导。”中年男人收回了手,笑着应道。

老人闻言,再看了看自己的学生,摇了摇头,没说话,

“老师,我们先去会议室吧,大家都在那儿等着你呢。”

“等我做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就是,我看你是真闲了。之前那项目做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做出什么成果来。”

老人说着话,往着研究员里走了去,

“有点小成果,在……就跟老师你预想的差不多,我们在实验的时候……”

“停,说到这就够了。保密要求忘了?既然我不是你们项目的人,有些细节就不该跟我讲。”

老人一边走着,一边教训着学生。

“知道了,老师……不过之前那实验还多亏了老师您的建议,成果也是根据老师您的建议出来的,没必要对老师您保密……”

“该保密就得保密,别说是对我,就是你亲儿子亲爹问,不能说的也不能说!”

“我知道,老师。”

……

“……老师,到了。”

走至一间屋子门前,中年男人转过身,一边笑着对着老人说着,一边伸出手,推开了门。

“……老师,老师……”

紧随着,屋子里的场景映入老人有些浑浊的眼底,

老人看着屋里的一个个人,有些沉默,

而屋里的一众人,见门打开,停下了交谈,站起了身,对着老人称呼着。

“……怎么都在。”

老人再沉默了下,走进了屋里,问了句,紧随着又说道,

“怎么,都闲着没事儿干啊,跑到这儿来。”

“……嘿嘿,这不是老师您生日马上就要到了吗。”

中年男人虚掩上门,重新走上了前,对着老人讨好着笑着,

“我们想着,老师您……现在就一个人,过生日冷清,就想着都回来热闹热闹……本来是想老师您生日那天我们再请您过来,但几位师兄师姐那天实在是没什么空……又怕耽误自己的事儿,老师您也不高兴,就今天过来陪陪老师您。”

“……我就个不中用的糟老头子,有什么好陪的。”

老人沉默了下,看着眼前这些或也已经年迈,或还是中年的学生,说道,

“你们把自己事情做好,也就是了。”

“……老师,我们这都来了,您总不会让我们再回去吧,老师,您坐这儿……”

中年男人和着其他几人,说着话,将老人搀扶到了主位上,坐了下来,

老人望着一众学生,没说话。

“……老师,来,我们几个还给您准备了个蛋糕。”

几个人说着话,从旁边托着个蛋糕,放到了老人身前,

将蛋糕包装拆开,蛋糕上,描绘着一颗核弹的图案。

看着那图案,老人沉默了下,有些出神着望着,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众人围着老人,笑着,唱了起来。

“……换一首吧。”

老人抬起了头,说着,将收音机放到了桌上,

又从怀里摸索着,摸索出了那磁带,放进了收音机里。

“……一条大河,波浪宽……”

“……我家就在,岸上住……”

“……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