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污

凌晨时分。

出了医院。

亚当开车前往新泽西。

十分钟后。

滴滴。

滴滴。

亚当的寻呼机响了。

一个神龙摆尾。

亚当立刻掉头回转医学中心。

代号911,表示万分紧急。

这个时间点,能够对一个早已经下班的实习医生发出这个寻呼代号,多半是出了大事故,急需用人。

所有医院工作人员体出动的那种。

清爽宜人短裤背心夏日女神出街图片

亚当的油门情不自禁的踩到了底。

大事故意味着大量伤者。

那都是命!

既是伤者的。

也是他的。

六分钟后。

亚当就赶到了医学中心。

克里斯蒂娜她们已经到了。

梅雷迪斯醉醺醺的,靠着墙壁站在那里。

看情形,多半是在对面乔的酒吧喝完酒,直接过来的。

都在那里穿手术衣。

“什么情况?”

亚当也开始往身上套手术衣。

“一个混蛋大晚上醉酒飙车,想要和火车一较高下,结果直接撞了上去,当场车毁人亡,但也造成火车脱轨,听说火车上有三百多乘客,现场惨烈无比。”

克里斯蒂娜总是第一个打探到消息的人。

“……”

亚当无语。

既是为那个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醉酒混蛋。

也是为克里斯蒂娜的兴奋。

姐们!

的确马上就会有一大波伤者涌来。

这种时候,不用讨好上级医生,实习医生也能大展身手。

但你好歹收敛点情绪。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反人类反社会的变态呢。

“克里斯蒂娜。”

醉猫梅雷迪斯靠在墙上,醉眼惺忪的叫道。

显然也不满意克里斯蒂娜的态度。

“干嘛?”

克里斯蒂娜一摊手:“我是一个外科医生,连续工作了几十个小时,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不困了,这对于那些伤者来说,是好消息啊。别告诉我,你们不是这种感觉?”

乔治等人立刻不说话了。

他们其实一样,虽然为那些事故的死伤者感到难过。

但内心深处对于这种情况还是抱有深深的期待的。

他们不是亚当,没有那么强的耐力。

此刻的他们的确非常困顿。

因为这个能上手更多病人提升医术的期待,而压制人体本能,某种程度来说,对于那些伤者,的确是好事。

“咳咳。”

亚当轻咳一声,提醒道:“我们不困,对于他们是好事,但一脸兴奋却是另外一回事,克里斯蒂娜,你要注意一点,别被伤者家属看到,不然可能不仅做不了手术,还可能挨枪子,千万别挑战病人和病人家属的神经。”

克里斯蒂娜脸上的兴奋瞬间消失。

她差点忘了这一茬。

哒哒。

哒哒。

哒哒。

一阵高跟鞋的快速敲地声传来?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看什么?”

身穿紧身连衣裙的贝利医生?以迥异于平常的装扮,出现在众人眼前?对于众人惊讶的目光?回以一个大白眼。

“这都凌晨了,贝利医生还有约会?”

乔治她们垂首摇头不敢说话?亚当却笑着接了一句。

“今天是我结婚十周年,我下班的太晚?只能将庆祝推迟到凌晨?有问题吗?”

贝利医生拿起一个手术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说道。

“当然没问题。”

亚当笑道:“要是我们每一个医生都像贝利医生你一样自律努力,那就好了。”

克里斯蒂娜、乔治、利兹:“……”

马屁精!

“是啊。”

克里斯蒂娜立刻附和。

梅雷迪斯醉酒后的笑容一僵。

她感觉有被冒犯到。

“别说废话了。”

贝利医生嘴角的弧度一闪而逝?吩咐道:“赶紧准备好?等下会有的忙了。”

然后她才注意到醉猫状态的梅雷迪斯,眉头不由一皱:“还有谁喝酒了?”

众人齐齐摇头。

“幸好。”

贝利医生吐槽一句,对梅雷迪斯说道:“格蕾,在这待着,不许接触病人……”

“那我还不如直接回家呢。”

醉猫梅雷迪斯胆子也被酒精涨肥了?摇晃着身子,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你想的美。”

贝利医生嗤笑道:“这一轮抢救?不连续忙几个班,你以为能搞定?除非你灌了几瓶酒?不然现在就去吊维生素剂,几个小时后你就能没有宿醉感的醒酒?到时候立刻给我忙起来!回家?呵!”

亚当等人都笑了。

“其他人跟着我?等待分配病人。”

贝利医生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了亚当身上:“亚当,你自己安排,多承担一点。”

“是,贝利医生。”

亚当点头。

众人跟着贝利医生,快步走进了急诊室。

整个急诊室已经乱哄哄的,到处都是人。

还有源源不断的病人被医务工作人员从外面推进来。

“这里有烧伤的怀孕后期孕妇,贝利医生,我需要帮忙。”

谢普特医生的妻子,蒙哥马利医生招呼道。

克里斯蒂娜、乔治、利兹齐齐举手。

虽然她们都是梅雷迪斯的朋友,应该唾弃梅雷迪斯的情敌蒙哥马利医生。

但病例太香了。

“利兹!”

贝利医生看了一圈,点了利兹。

亚当此时已经跨在推床上,抢救一个浑身是血、生命体征微弱的病人,被医务工作人员推着进了病房。

这是一个不出手抢救随时都会死的急重症。

等他将这个病人抢救回来后,来不及看系统提示的+0.01,直接屏蔽了系统提醒,马不停蹄的又投入了新的抢救中。

今夜将会是不眠之夜。

期间,他看到一个极为罕见的病例。

一男一女,面对面,被一根钢管贯穿,坐着推床,有说有笑的被医务人员推了进来。

亚当虽然心动,但他也刚接手另外一个急重症,只能看着他们离开。

看片室。

伯克医生、谢普特医生被贝利医生找来,一起为那被钢管贯穿在一起的一男一女会诊。

“……移动钢管,他们可能都会死,我们只能先将一个病人从钢管中移出去,然后用钢锯锯断钢管,慢慢取出的同时,快速处理伤口,也许能救下一个。”

“救谁?又放弃谁?”

“她伤在大动脉上,生存机会渺茫,如果我们移动她,救活他的概率会大的多。”

“但她还在说着笑话。”

吊着维生素剂的梅雷迪斯忍不住插话道:“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她。”

说话的时候,眼神死死盯着谢普特医生。

今晚她在乔的酒吧等他,要一个说法。

与其说此刻她想的是救那个可怜的女人,不如说她在说她自己。

谢普特医生被梅雷迪斯这么看着,话音一转:“她得伤势更严重,或许我们应该移动他,尽可能将他们两个都救下。”

“这是不可能的,这样做只会两个都救不活。”

伯克医生反驳道:“现在她的内脏和动脉是被钢管堵着,一旦抽离,没人能在那么短时间救下她。”

“不一定。”

梅雷迪斯叫道:“亚当或许行!”

众人顿时一呆。